新華網北京6月8日電 (記者 廖君 黃豁 仇逸 陳鋼)安徽六安的毛坦廠中學是家長學生眼中的超級“高考牛校”,32輛大巴車載著近4000名應屆高三畢業生赴考,幾千名學生家長和當地居民夾道相送……
  像毛坦廠中學這樣聲名顯赫的“高考牛校”,還包括河北衡水中學、湖北黃岡中學。高考前夕,記者走進“高考牛校”,探析以流水線生產“高考人才”背後的激情、無奈與迷茫。
  時間被精確分配到每分鐘,生活是一場又一場的考試。每個學生都在高考“指揮棒”下被題海戰術“擰緊發條”,像陀螺般高速旋轉。這是記者在一些“高考牛校”看到的情景。
  大別山深處的安徽六安毛坦廠中學,偏僻得在地圖上都難以找到,卻因為高考而遠近聞名,去年和今年這所中學參加高考人數達1.1萬名,其中近7000名復讀及外地考生返回戶籍所在地參加高考。
  從早上起床到晚上放學,每天除開吃飯和短暫的午休,有16個小時以上在學習看書……這是毛坦廠中學學生的作息時間,不少學生晚上下自習後還會繼續熬夜讀書。學生不能遲到,不能早退,不能用手機,不能上網,否則就要檢討,嚴重者將被開除。副校長李振華說,為了讓學生安心學習,鎮上幾乎沒有娛樂場所。
  在河北衡水中學,學生同樣過著每天朝五晚十的生活,就算是站在操場上,每個學生手中也都拿著書本在朗誦,爭分奪秒。
  “今生只為高考狂,衝進重點孝爹娘”“不苦不累,高三無味;不拼不搏,高三白過”……很多學校用近似傳銷式的心理暗示,以呼喊口號等方式不斷給學生強化、灌輸“高分”意志。學校成為“高考夢工廠”,學生酷似“考試機器”。
  “成功”引來爭先恐後的學習模仿者。近年有300多個考察團的4600餘名教育工作者到衡水中學參觀學習,很多地方在學習“衡中模式”。一些西部地區的中學,學習衡水中學的“激情教育”,要求老師帶領學生每天早上在操場上“激情晨讀”,對不准時參加的老師還要“罰款”。
  “我們不怕改革,高考從考7門到考5門,再到3+X,事實證明,每改一次,學校就進步一次。只要考,我們就不怕,依然會成功!”衡水中學的自信並非虛言。衡水中學已經連續14年在河北高考中奪魁,獨占去年高考清華、北大在河北招生人數的80%,600分以上考生占全省的1/5。
  “高考牛校”普遍應試成績突出。毛坦廠中學復讀學生高考平均提分100分以上,最高達300分,去年高考本科上線率達94.85%;湖北黃岡中學則長盛不衰,打著“黃岡中學”旗號的各種秘捲、教輔成為老師、家長和學生競相爭搶的“神器”。
  老師精心研究高考題型和知識點,學生進行長期、高強度的“題海”重覆訓練是“高考牛校”應試“絕招”。老師告訴記者,除了備課,老師的主要精力就是琢磨高考試題,不僅自己出題,還要做題,以便瞭解各種習題深度。
  學生在高二基本結束高中課程,高三整整一年都在重覆性做題。一位2011年畢業於衡水中學的學生保存了從高一到高三所做過的卷子,摞起來有2.41米高。
  “搞題海戰術也是被高考逼的。”一些牛校的教師說,因為評價標準單一,為了增加選拔區分度,高考試題難度越來越大,不經過強化訓練,連老師都做不出來。
  一些教育工作者認為,“高考牛校”是現行高考制度的產物,中國的教育改革搞了好幾輪,素質教育喊了多少年,高考的應試指揮棒仍然根深蒂固,讓人深思。
  教育界人士認為,三所牛校只是中國許多高中的縮影。從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,高考為千千萬萬貧寒學子、社會底層打開了上升通道,成為他們改變命運的唯一公平機會。
  “都說要全面發展,綜合評價學校,但現在行政部門對學校的評價,老百姓對學校的認可程度,還是看升學率,看你的學生考了多少清華北大。”一些教師說,沒有了升學率,學校無法生存,要福利沒有福利,要榮譽沒有榮譽。所以,改革高考的同時,希望政府和社會對學校的考評體系也應多元化,要降低學校的功利性。
  黃岡中學、毛坦廠中學的一些老師認為,新一輪高考改革提出的“分類考試、綜合評價、多元錄取”大方向很正確,甚至將綜合素質評價納入錄取參考,將倒逼學校和學生扭轉“應試”傾向。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南瓜湯

jk34jkye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